瀏覽器不支持程序操作收藏命令,請使用Ctrl+D進行添加

文房用品

榮寶齋·文房 | 石章篇·田黃

時間:2020-07-02 11:41:47 來源:文房用品經營部 作者:   0
文玩至寶—福壽田黃

  印石之王田黃石,產于福建省福州市北郊壽山村田坑,有著“福”(福建)、“壽”(壽山)、“田”(財富)、“黃”(皇帝專用色)之寓意,故被人們稱為“帝石”。具有溫、潤、凝、結、細、膩、嫩、潔、靈等“九德”,歷來為帝王將相、權貴富賈所重。



 
  楊仲愈《壽山石》云:“壽山有美石,貴并玉連玨。光芒脂潤澤,文理花斑駁。物玩當珍飾,鄭重列帷幄。豪家爭購取,百金不盈握……”
  鄭洛英在《壽山田黃》中有記:“別有連城價,此石名田黃。秋霜老柿子,紅意成飴餳。”


  田黃石自從由母礦中分裂出來再埋藏到田間,其間歷經了數百萬年之久,在特殊的環境和特殊條件下,田黃石逐漸地改變了它原來的形態、色彩和質地,出現了獨有的外觀特征。全世界只有我國福建壽山鄉一條約1千多米長,寬2百多米的山溪兩旁數里狹長的水田底下砂層才出產。因其色相普遍泛黃色,又產在田里,故稱田黃石,產量極低,且經過數百年來的連續掘采,水田已被翻掘了無數次,早已開采殆盡。其材質溫潤凝膩,在軟質雕刻石中居第一品。明清兩代均被當作貢品獻入皇宮,雕刻成御用的璽印及藝術擺件。

  “石中之王”田黃石,歷來價格不菲,作為頂級印材為文人雅士所寶愛,收藏或使用田黃章,比珠寶翠鉆更具文化品位。
  田黃入藏清宮大約有兩個時間段。第一個時期,清初衙、府、道初建,各地貢獻珍稀寶物,其印材多為南方產地舊作,明末清初名工所雕,其中也包括了清初的名家楊玉璇、周尚均等人的精湛雕工。第二個時期,是乾隆朝,大量搜求田黃,肆力開采,甚至禁止民間交易,此時的田黃雕工則多出自內府“匠作”之手。

“和碩怡親王寶”與“冰玉道人之章”

  1979年榮寶齋收購了寶古齋原老板邱震生收藏的一對清代和碩怡親王的特大田黃石章,這是國寶級的重要文物。



和碩怡親王寶田黃對章·榮寶齋藏

  “和碩怡親王”是雍正皇帝封其十三弟允祥的爵位,這個爵位可以世襲。雍正八年(1730)允祥傳給其七子弘曉。乾隆四十三年(1778)弘曉薨。他擁有爵位達48年之久。上述那對特大田黃石章,就是弘曉的圖章,一方刻白文“和碩怡親王寶”,一方刻朱文“冰玉道人之章”。前者是他的爵位,后者是他的號。這對田黃石章是弘曉地位和文化修養的象征,自然也是他的心愛之物。


 
  弘曉(1722—1778),字秀亭,號冰玉道人,謚僖。他在當時諸王中風流儒雅,為人所重。著有《明善堂集》十二卷。時人贊其藏書“只能披云蠹,何嘗歌野雁。牙簽通四部,眼藏徹三乘”,贊其書法“染翰蒙君寵,揮毫對客能。文心留浩翰,書腕急奔騰”,贊其人“體為吟詩瘦,懷因觀道澄。……長才放四海,藻鑒辨淄澠”。
  弘曉與《紅樓夢》作者曹雪芹是同時代人,與曹家關系十分密切。今傳己卯本《石頭記》為弘曉怡府所抄,是現存《石頭記》底本中最早之本。此本可能是怡府直接從曹家或脂硯齋等人之手抄來的。



  清 陳伯亮《說田石》記載 “尚古齋有怡邸田黃六方,其中二方成對,大如皇帝之璽,上刻和碩怡親王寶、冰玉道人之章”。
  弘曉的這對田黃石章,形體高大,方正形,上端為天然隨形;質地晶瑩剔透,黃中泛白,是所謂“金裹銀”,溫潤可人;而且兩方的形體、成色和紋理都一樣,應該是從同塊巨大的田黃石中開出來的,極為稀有。田黃石的形體向來以高、大、方為貴,歷史上公認,田黃石一兩(舊制一斤十六兩,一兩為31.25克)成材,半斤就是特大了。而邱氏送來的這對圖章為正方形同大,高8.5厘米,邊長各7厘米,重各一公斤,不但具備形體“貴”的所有特征,而且每方都是公認特大標準的四倍,是歷史上罕見的。更由于是清代王爺的印章,品相完好無損,歷史文物價值也十分珍貴。由于其兼具材料,工藝,歷史價值,為田黃巨擘,鎮店之寶。

田黃王



田黃王·榮寶齋藏

  這塊被榮寶齋命名為“田黃王”的田黃巨石,1986年由榮寶齋業務科負責人米景陽和印章石材專家袁良從壽山鄉五位農民手中收購,發現當時為存世的最大田黃石。它重4275克,隨形,質地晶瑩,溫潤,色澤橙黃中泛白,具有蘿卜紋、紅格、石皮等田黃石獨有的典型特征。其最晶瑩處,厚約5厘米,可照射透光。它是榮寶齋最重要的收藏品之一,在榮寶齋舉辦的重要展覽上多次展出;如:1994年榮寶齋百年之慶,2001年榮寶齋公私合營五十周年,先后在中國美術館舉辦的榮寶齋美術藏品展,多次在榮寶齋營業大廳和美術館舉辦的藏品展,都將其布置在顯眼的位置,成為這些展會中最耀眼的展品。


田黃的市場價值

  明末禮部尚書曹學儉成為發現田黃的第一人,并因其賞識,田黃價值逐步受到重視。清初特別是乾隆以來,由于受到帝王將相、權貴富賈的推崇和追捧,田黃價值越來越受到人們的認可,其地位日高,身價劇增,有“一兩田黃一兩金”、“易金三倍”、“易金十倍”之說。
  2016年香港佳士得一對董滄門刻恭親王龍鳳田黃對章(208克+205克)拍出8524萬港元,頂級田黃的每克單價早已經突破了10萬元至20萬元。



品鑒田黃

  鑒評田黃石章,要從質地、雕刻、篆刻、年代、名氣、材形、品相等多個方面來綜合考慮。
  這里僅略析章料印材:
  (一)質地

  鑒評田黃等印石名品,首重石質及色澤。田黃為壽山石及諸多石質印材中最佳者,質地高貴優美,內呈橘瓤絲、蘿卜絲、網狀紋、流水等紋狀(一般總稱蘿卜紋),有的帶有黑、黃、白等石皮和紅、黃、無色等特有的格紋,具有溫、潤、凝、結、細、膩、嫩、潔、靈等“九德”。其中,“結”為松之反,即組成分子極為緊密;“凝”為潔、結而潤者,乃黯濁之反,呈凍狀或半透明;而“靈”德尤為重要,即田黃本身要有神采,寶光內斂,神韻靈動,像人有氣質,富內涵氣韻,而不是呆枯滯濁,這才是真正上佳之品。田黃石有多種,品質也有高下之分,“九德”皆具,為田黃極品;具“九德”中之七、八德者,為田黃上品和精品。其中,色黃者為田黃,色白者為白田,色紅者為紅田,色黑者為黑田,黃白相間者為金銀田,而有凝靈凍狀者,為田黃凍石。



  田黃石就石質而言,最為人珍愛者為一級紅田、橘皮紅田黃、田黃凍等。有石評家尊紅田為印石“王中王”。此石并非為紅色,而是色調黃中偏紅,似有紅色寶光內蘊,入手細結潤膩,色彩艷而不妖,端雅凝靈。不過橘皮紅并無大材,多數不超過一兩重。田黃凍為田黃極品,肌理幾近透明,潤潔凝結,澄澈通靈,為石中瑰寶,不可多得。橘皮黃田黃比橘皮紅淡,比枇杷黃濃,黃中微有紅氣,“亦高品也”。黃金黃田黃因色正,明清以來為權貴階層所追捧,價甚昂貴。枇杷黃有濃淡二色,質地次于橘皮黃和黃金黃;桂花黃又次之;肥皂黃、桐油地再次之。白田珍罕,但色調不如紅、黃為正,價位低于紅、黃田石。金包銀或銀包金田黃,因質優量少,亦珍貴。黑田也有佳者,但色質較黯,價值遠不如紅、黃田石高。
  并非所有的田黃皆為質地、色澤上乘,所以并非是田黃就能保值。等級不同,價值也相差很大,判若云泥。其實,田黃石質結潔凝膩而又通靈的,十不得一。有的田黃格過多,有石??;有的紋紊亂,無美感;有的(如桐油地田黃)黯沉滯濁,無透亮通靈之感;有的皮太粗,質粗硬,色板濁,為田黃中的劣品,稱為“硬田”。更有“擱溜田”,紋理中混有雜質,狀似黑釘,不夠通靈,質也粗劣。如澄澈通靈的田黃凍價值連城,但硬田等劣品,其價格甚至比不上鹿目格。



  (二)雕刻工藝
  壽山石之雕藝,以清代康熙年間的楊玉璇、周尚均為宗師。至清晚期,形成兩大流派:一為東門派,精擅圓雕擺件,以雕刻各種人物、動物和花鳥等觀賞性陳設品為主,神態生動,呼之欲出,其鼻祖和代表人物為清道光至同治年間的林謙培;一為西門派,雕品以印章和小品為主,以薄意雕為特色,以畫入石,熔雕畫于一爐,善用弧刀,不留棱角,風格潤厚淳樸,清新俊雅,意境高逸,書卷氣很濃,其代表人物為林清卿。此二派俊彥耀目,名家輩出,并影響后世壽山石雕刻藝術。新中國成立后,“院校派”崛起,他們把現代美術理念及雕塑、繪畫之要素,與傳統石雕藝術相結合,銳意創新,風貌別具,有鮮明的時代風格,其中姣姣者有劉愛珠、林飛、林東等。
  自清代至現當代,上述三派中的許多名家,以田黃石為材料,雕刻出為數較多的藝術品,技法包括圓雕、淺雕、鏤空、薄意、陰線刻及鈕雕等。高藝施于佳石,精品紛呈,賞心悅目,彌足珍貴,其價值之高不言而喻。



  在看工藝時,要避免兩個誤區:

  一是不要只重工藝師的名氣,而不具體地看雕工如何。有些雖是名師,但不一定都名符其實;有些確屬大師作品,刀法熟練,卻無創意,作品千篇一律,有如“行貨”,“批量”生產;或題材、構思上也有創意,但由于環境、心態不太好,或由于其它一些原因,雕刻出來的作品不精致,不美,意境不高,這樣的作品就稱不上精品。

  二是不要僅憑年代早晚來品評工藝價值。有的人以為明比清好,清比民國好,民國比現當代的好。這不一定。明清和民國的雕件留存到今天的固然精品較多,但也有一些從雕工看屬中、下品?,F當代雕件有不少屬于急功近利之作,但也有一些作品為精品,有些大師(如郭功森、石卿等)的力作更是堪稱珍品。



  看工藝時,主要看以下幾個方面:
  一要看石質、石色與題材、創意、設計、雕工是否互相配合,渾成一體。若內容與質料背道而馳,過于牽強和刻意,且雕工粗糙,則浪費了佳石田黃。工藝師要擅于掌握和利用田黃的石性,發揮其天然文采(如質、色、紋、格、皮等),設計和創意要獨具匠心,要突出主題,生動活潑,布局精妙,還要充分利用巧色,這樣才能使佳石真正活起來。
  二要看“形”。造型是否準確,比例是否恰當,刀法是否爽利,線條、紋飾等是否精到。如這幾個方面均達到一定高度,就是上品和精品;反之,如一二個方面不到位,就是中下品,三四個方面不到位,就是失敗之作。
  三要看“神”:雕刻人物和動植物,要看其神態是否生動有致,其外形和內在世界是否統一,是否刻畫出其內在的精神氣質、性格神韻。如刻鐘馗,要在其威猛的外形之下,刻畫出其嫉惡如仇的性格;刻濟公,要在其瘋瘋癲癲、脫略形骸的外形之下,表現出其濟世急難的仁義心腸。
  四要看是否有時代風格和個人風格。與前人拉開距離,表現新的感悟、新的題材內容、新的藝術特點,是為時代風格;與同時代別的工藝師拉開距離,表現自己精擅的題材,刀法和藝術處理上有自己的特點,有自己富有特色的藝術語言,是為個人風格。如有鮮明的時代風格和個人風格,就是好作品;反之,則為中下品或“行貨”。
  五要看是否自然。即看雕刻出來的藝術形象是否自然諧和,而無生硬做作之病。藝術的最高境界是自然,詩詞、書法、繪畫、雕塑、雕刻及其它工藝品,莫不如此。矯糅造作、無病呻吟者為藝術之大忌,言之有物、自然渾樸者才是藝術之上品。



  田黃作為名貴印石,無根而璞,產量甚微,采掘極難。在清代的龔綸的《壽山石譜》中對田黃石做了如下的記載:“名品第一。田石:田石所產地,散在壽山鄉一帶水田底古砂層上。然非凡屬壽山鄉之田,皆出田石也。其田不經壽山溪灌溉者,即隔丘上下,竟無所產。亦一異者。石有黃、黑、白、紅四種。以黃色者為多,曰黃田,亦曰田黃。名最著,價亦最昂。凡知壽山石者,蓋無不知有田黃。所值即視其色之深淺明暗純駁而定。”
  數百年來田黃石極受藏家至愛,正如俗語所說:“黃金易得,田黃難求”。無論歷史還是如今,田黃石始終是傳統文玩中的至寶珍玩。



文中相關內容部分引自鄭茂達先生著《百年榮寶齋記憶》,部分來自網絡。帶有文房用品部標志圖片為在售商品,其余為榮寶齋藏品。
老时时彩历史开奖记录